闲情艺致:让我们和春天一起丰盈

发布 0 0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文|沙子

  他们只是在日日刻苦的训练中,在逐步精进的技术遵循中,同时寻找到了那种物我两忘、心手合一、妙趣偶得的境界。

闲情艺致:让我们和春天一起丰盈

  一场春雪过后,北京今年的春天又丰富妖娆起来。迎春、连翘才开,紧接着杏花、桃花、樱花次第开放。我最喜欢玉兰花。最初看到的是玉兰举起了毛笔头一样的灰绿色花骨朵,等春雪覆盖到盛开的白玉兰上,才感叹,这花儿还真有风骨啊。哪怕春雪侵袭,受到冻伤的花儿自己委顿之后,等天气缓和过来,玉兰花树照样进入繁盛期,树身上挤满硕大的花朵,白色的紫色的黄色的朵朵舒展饱满,花瓣瓷实敦厚有光泽,花形如莲,花香淡雅。

  其实我并不知道玉兰花有什么香气,因为从没有凑上去细细闻过。只记得工笔画家于非闇描述过,“比兰花微有些甜,而更没有素心兰那么香的柔和,而是有点暴烈的。花色虽然是白的……却又白的那么不刺目,而柔和中又微微带点浅碧光泽。”

  于非闇的《玉树临风图》一定是画家在北京居住多年,看了无数次花开花落,对这些树儿花儿的每处细节了然于心,从花枝花骨朵花瓣儿花蕊花心花托,每一样都细致入微地摹写观察之后,搭配了北京最典型的春风吹拂、蓝天澄碧的天气,在一个闲适的日子,毛笔勾勒底子,石青、靛蓝等等高饱和度的颜料细细渲染填充,最后才形成这幅春和景明、鸟语花香的画儿。

  梵高当年画花树也是这样的心路历程。他的《盛开的杏花》,粗粗看去以为就是于非闇的蓝色底子的玉兰,等到定睛细看,才发现他描摹的是杏花。1888年3月当梵高到达阿尔勒时,果园里杏树、桃树和李树的花朵激励着他,在一个月之内,梵高绘制了十四幅开花的果树,相当于每两天一幅画。在他特有的旋转中似有上升感觉的笔触中,他用高饱和度的颜色,画出了杏花那种蓬勃向上、恣意灿烂的天性。

  这中西两位画家的花儿让人过目不忘,首先就在于他们用了非常纯粹的颜色来赞美这些自然的造物。花儿天然千娇百媚、雍容华贵,正是因为花儿的颜色和形状。等到画家把自己对花儿、对世界、对人生的种种想象和情感灌注其中,最后才能真正创作出形神兼备的作品。

  国画家方政和在日记中探讨画家怎么找到一个自己,如此写道:每个人的绘画生涯几乎都是从涂鸦开始,后有临摹、有意造,到浮想联翩,到异想天开,历经跋涉最终寻找到了精神上的另一个自己,这是一个始于愉悦、终于智慧的过程。那么,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正是临摹为未来展开了最初的繁荣与想象,才让贯穿一生的创作有了源源不断的馈赠与营养!

  他这里讲到的内容,其实何止是临摹者的心路历程,当年于非闇和梵高作画的时候,也并不知道自己在创作不朽之作啊。他们只是在日日刻苦的训练中,在逐步精进的技术遵循中,同时寻找到了那种物我两忘、心手合一、妙趣偶得的境界吧。因为很多天才都是在痛苦的持续的匠人工作中,突然找到了激发自己生命独特魅力的时刻。很多艺术品都有不可复制的那种气韵天成,也就是指这样的一些时刻和元素吧。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2年5月上旬刊

版权声明: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和用户投稿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0561fc.cn/123146.html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

复制成功

微信号: 1103074581
添加微信好友, 获取资源

我知道了
1103074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