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义伍:用流程实现规模化复制

admin 1616 0

章义伍:用流程实现规模化复制

法律不能太 简略,太简略那么有些情况就找不到法律依据,就会有人 乘机钻营。当然,法律也不能太繁杂,太繁杂就不能达到 容易了解便于实行的目的了。所以,法律既要简明,又要 详细,这样才能起到规范行为的目的。至于如果以有限的 法律条文来处理无穷无尽的事,这就需要用到类推的原 则。由于历史的局限性,韩非没有能够说明这一点。但是 他对执法的原则却作过强调。正如美国第3任总统马斯 •杰斐逊在《致阿贝•阿诺德的信》中说的那样:“法律的 实施重于法律的制定”。在执法时,韩非强调的是绝对理性。在他看来,任何 意愿与感情都是在化解理智、腐蚀法制。弹性地、灵活 地、仁慈地执法,法律就会遭到破坏。韩非对法的绝对理 性化要求在今天看来依然意义重大。中国传统社会中,臣 代君受过、子为父隐恶,朋为友杀人,都是受到赞扬的侠 义之举,这种传统道义体现在现代的商业竞争中显然与社 会规则有悖,是一种基于个人情感的举动,是不守法之 举,必会成为鼓励破坏市场规则的行为,韩非子强调以事功作为是非功过的惟一评判标准, 所以在他的眼中,能够给组织带来即时利益的就是有 功的,不能够给组织带来即时利益的就是不好。以我 们现在的眼光来看,他显然忽视了人类自身的长远发 展,眼光不免流于短视。这是企业管理者需要避免的〇 有很多的东西,比如企业文化,在短期内是无法见其 功效的,它需要一个长期的维护,但它却是一个组织 能否走远的关键因素之一。

对犯罪者处以重刑以儆效尤,这种“杀鸡给猴看”的办法 在领导活动中是一种十分必要的领导手段。中国人的性格 深处存在着欺软怕硬的心性,俗语“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 骑”有着广泛的社会基础。一定程度的宽容是领导者增强领 导力的必要法宝,毫不留情地严罚犯了重大过错的下属也是 树立权威的关键方法。

任何一个组织内部,都会有懒散放纵的成员。如果管理 不严,便会扰乱正常的工作秩序。这时,领导者应利用部下 畏惧权威的心理,通过杀一儆百,来树立权威,以保证组织恢 复到正常运转状态。如果领导对懒散放纵的员工畏畏缩缩 不敢管教,或者为了满足他们的无理要求而亏待另一部分员 工,就会打乱组织秩序,在整个组织内部造成人心涣散,工作 杂乱的状况。

当然,领导者应该注意到的是领导者为建立威名采取严 厉措施,这里的对象范围是相当宽泛的,不仅包括其他部下 更应包括自己和自己的亲近下属。因为从自身做起,产生的 震慑力往往更大,对增加领导权威起的作用也更大。

韩非善于正话反说,用反面的,极端的事例来说明要说 的道理。这里,他以楚共王、齐庄公、赵武灵王以及齐湣王的 例子来说明自己的道理。

楚共王的儿子围,深得楚共王信任,楚共王把相当一部 分权限分给他。一次,楚共王让他到郑国去作国事访问,途中他听说楚共王病危,就马上返回,借进宫慰问病情的机会, ^中

用自己的帽带把楚共王给勒死了,自立为王。 齐国大夫崔抒的妻子长得漂亮,齐庄王与她通奸,还常 到崔抒家去过夜。这样的荒唐无耻,必然放松了权柄。崔抒 達文 就设下圈套,趁着庄公在与其妻私通的时候,崔抒让家人去 I

击杀庄公。庄公躲进内室,许诺以平分国家,要求崔抒放过 |化 他,崔抒不同意。庄公又请求允许在自己的宗庙里自杀,崔 抒还是不同意。庄公只得翻上北墙逃命,崔抒的家臣贾举用 箭射庄公,射中了他的大腿,庄公从墙头上掉下来,崔抒手下 的人就用戈把庄公杀死了。

赵武灵王失权,让李兑掌握了赵国的实权,最后把武灵 王围在一间小屋子里整整一百天,让他慢慢饿死。齐湣王失 权,卓齿掌握了齐国实权,他把齐湣王的筋一根根抽掉,悬在 庙梁上,整整一个晚上,齐湣王才被慢慢地折磨死。

把权力牢牢地集中在君主一个人手中,这就叫“用一之 道1《扬权》)。君主如果不注意把握自己的权柄,那些大臣 就会擅自决断种种事情,甚至会反过来杀害君主。君主,只有 掌握了独一无二的治道法则,不与臣下分享,才能使奸邪之 臣、劫主之臣、弑君之臣无可乘之机

“不肯久居人后”是古代中国对有作为的人的赞美, 历史上的朝代更迭都是以这些英雄人物为核心来完成 的。在企业里,不少人的理想也是这样。然而,这些 英雄人物的存在无疑使现存的合法权力主体陷入了一 种危险之境。




 

 

 

 

 


版权声明: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和用户投稿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地址:http://0561fc.cn/53821.html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

复制成功

微信号: 1103074581
添加微信好友, 获取资源

我知道了
1103074581